5月23、24日两天作钓汇总

5月23、24日两天作钓汇总

时间:2020年05月24日 09:03

天气:27-33℃

钓场:漠阳江()

饵料:蓝鲫、药膳诱、固鲮非

线组:4+大马力线,8+大马力线

钩型:伊势尼1号,3号,15号

22号小情人生日,由于疫情关系春节后她和爷爷奶奶一直留在老家没出来,所以我告了个假早早下午赶回去。去提了预订的蛋糕,和小情人开心地去兜风玩水,晚上一家人吃饭切蛋糕,其乐融融。

一条支流,改造成了亲水农家乐

偶遇一群焕发第二春的时尚阿姨们摆造型拍照,女儿臭美地跟着学。

中学时代夏天经常来这里游泳和捡螺,因为水不深没危险。

第二天5月23日,本来约好一起去钓鱼的好朋友因为临时工作任务出差了,我和家人打了招呼自己开车去了漠阳江下游的冲口大桥附近一个钓点。约美女看时机,钓鱼也一样,考虑天气闷热,只有鲮鱼或者鲢鱼有口,果断用刚在平台买的药膳诱和固鲮非+蓝鲫开饵。

到达钓点已经九点半,已经有四个钓友一早六点多就开干了。我得侍候好一家老小才能出门,羡慕不来。

我怕晒,但最好的位置已经给先来的霸占了,只好挨着他们隔开五米布置阵地。所谓屁股决定鱼获,我这一次算是忘记带罗盘看风水了,是日空军。

钓点左边

正前方

钓点右边,这右边才是好钓位,竹荫保证一天80%时间晒不到,又是回水区与江流交汇处。

相信大家也看到满江绿的盛况,水浮莲肆虐。今年气温高降雨偏少,去年很少看到的水浮莲居然像一张张破烂的绿色毛毯交错地铺在水面。河水很清,摸了一下不算烫手。3.9米短杆钓水浮莲边,水深只有1.2米。

开了拉饵和搓饵两样,抽了十几竿当打窝,然后安静守候。隔壁四个钓友偶然半个小时上一条小鲮鱼,可我从坐下到十一点半,一口没有,中途改了试下钓浮,一样渺无音讯。骄阳似火,地下还发现了蚂蚁大军,不行得撤退,回家和小情人出去游泳还好点。

开搓饵准备的

决定撤退的时候见到网工来下网,更加坚定撤退的信念,真是天涯何处不逢君?

23号吃了晚饭,一看才六点半,父亲看了我一下,说你去钓鱼吧,一回到老家就魂不守舍。我以为他取笑我,没想到他重复了一句:快去,家里没啥事!知儿莫若父,简单收拾了两条蚯蚓竿一条料杆带了线组浮漂就出发了。由于白天钓浅水没口,这次决定就到家附近老钓点,蚯蚓饵料双管齐下。这里水深2-7米,鱼种丰富,夜间水黄蜂鲶鱼经常有。

下了大雨下午,河水发黄。

对岸隐约传来鸟儿夜啼。

刚下竿,就悲催的发现大片水浮莲漂来,根本无法下竿。只好再次撤退回家。

24号早上九点来到家附近另外一个钓点,1号伊势尼狂抽无名指大的小鱼,抽了一个小时发现没意思。钓点左边,我在桥墩坐。

钓点右边,回水区应该藏鱼,因为天气闷热选择了桥墩位置有一点流水的地方。

事实上证明这次屁股坐正了龙穴,附近钓友都没多少鱼口,就我趾高气昂的狂抽,唯独蚯蚓竿没有动静,也顾不上。十点换上3号伊势尼,又赌对了,连续上了几条大非,还跑了条最大两斤的,因为没带抄网。

怕打窝了手机,回家后才拍的。

有两条罗非没达标,忘记放流了,反正妈妈爱吃该你们命尽于此。

这次钓到十二点也收杆了,毕竟也过瘾了。回家摘了个菠萝蜜带出广州,我爱吃。

还有好几个,留着成熟一点再消灭它们。

这次老家钓鱼,发现水质比以前更好更清澈了,可是鱼儿也更像鬼子扫荡后的敌占区人丁单薄。只有罗非的数量勉强在维持。